从莫奈到苏拉热 清华艺博呈现西方现代绘画之路

(记者田呢)睡莲、水面、花朵和树叶的颜色对比让画面空间无限打开,环形的画面形式显现出画家对圆形建筑空间和日本艺术的兴趣。面对吉维尼住所的这片水面,象征主义画派他拒绝透视、抛弃了水平面,放大了空间的观感。这幅莫奈创作于1907年的《睡莲》正是将画架搬至自然面前,预示着20世纪中叶艺术家们所进行的探索实践。

日前,“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0-1980)” 暨中法文化之春开幕式在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举行。51件风格各异的现代艺术代表性作品,均来自法国圣艾蒂安现当代艺术博物馆的馆藏,集中展现了1800年至1980年这一百八十年间,西方艺术所走过的“现代之路”。

始于19世纪初,延伸至20世纪下半叶的百年间,西方艺术经历了艺术风格的激变,古典主义、写实主义、印象主义、象征主义、立体主义、超现实主义以及抒情和几何抽象主义等,一系列风格流派的交替和发展,演绎出西方现代艺术更迭和创新的崎岖之路,也诠释出社会文化精神和艺术风格、观念的转变。此次展览的策展人、法国圣埃蒂安大都会现当代艺术博物馆馆长玛蒂娜穆赫—丹瑟介绍说,除了莫奈、库尔贝、马蒂斯、毕加索、杜布菲、苏拉热等我们耳熟能详的艺术大师,很多我们并不熟知却产生了重要影响的西方艺术家们,共同推动了那个时代艺术的发展,他们的作品在展览中均有呈现。此次展览按时间和风格分为六大主题单元,包括对风景的新感知、西方艺术中的人物与肖像、从立体主义革命到纯粹主义、超现实主义、梦境与无意识、回归物质以及在具象与抽象之间。值得一提的是,从东方艺术哲学中汲取的养分,深刻影响了苏拉热等艺术家们的创作。

古斯塔夫库尔贝说过,“自然的美胜于艺术家能想到的一切”。受到17世纪荷兰风景画和19世纪初期英国风景画的影响,19世纪的法国画家们在创作中尽可能地接近自然。展厅中库尔贝的《田园景色》将他想象的地中海风景与熟知的弗朗什孔泰地区的粗粝风景结合在了一起,见证了他创作的转折时期。《贝勒岛的城堡》是亨利马蒂斯转型时期的作品,引发了他在图形和色彩处理上的巨大转变。除了对风景的新感知,艺术家笔下的肖像画也展现出了新的面貌。尽管是对人物客观及忠实地再现,画家们建立在分析、研究和诠释基础上的绘画仍是风格各异。或是对神话的再现,或是侧重某种情感的视角,而象征主义艺术家往往用比喻来回应现实。《领圣餐者》中,莫里斯德尼用三角形构图实现了画面的平衡,而不同背景的分层和人物的装饰风格都采用了柔和的色调。

乔治布拉克和巴勃罗毕加索等画家,致力于解构现实,从画中提取多样性,并试图创造出比物体外观更客观的形象,毕加索的《静物:壶、玻璃杯和橙子》中,他不断质疑着自身的绘画方式,调动智慧将每一件物体进行了简单分割,赋予了其新的体积、密度、材料和重量,而外观却毫无破绽,将立体主义推向巅峰。超现实主义艺术家的作品则在无意识现象中注入了新生命,阐释了心灵的真正功能。安德烈马松的作品《狩猎麋鹿》中,简洁流畅的线条转变为一种隐喻的形象,伊夫唐吉则通过特定的视觉效果将梦境和幻象直接展现在了画布上。对原始和实用材料的关注,使得罗歇比西埃将注意力转移到蛋彩画和壁画上,让杜布菲将对大地的关注简化到细碎却引人入胜的物质性上,《虚幻的风景》就是他将“模块”组合在一起,创造出一个崭新的世界。

无论是抽象艺术还是非再现性艺术,艺术家通过木板、线条、穆纳里形状和颜色之间的联系,将想法和感受转至画布上,逐渐摒弃绘画的具体主题。奥古斯特赫尔本的《星期四》表现了如何用绘画呈现视觉符号系统,并创建一个识别形状和颜色的连贯表达方式。同样在皮埃尔苏拉热的作品中,完美地展现了所用原料的简单性。光线是绘画的真正主题,它反映在画家的材料、颜色和作品中,成为对“纯粹”的大胆探索。

从莫奈到苏拉热,众多西方现代艺术中的代表性作品,像一系列闪回的镜头,带领我们回望西方现代艺术多变的历史轨迹及其丰富的文化意蕴,展现艺术对人类生活永恒的激情表述。

为了更好地开展公共教育,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的展厅内,每幅作品都有详细注解,带领观者进入到艺术家的内心世界。据悉,展览将展至8月31日。

江苏省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诗歌朗诵音乐会暨2019紫金文化艺术节开幕式在宁举行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s://thekitchenfaucet.net/,穆纳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